贵州同志聊天室

同志故事《亲爱的:你爱我吗》张辉(3-4)

作者:贵州同志聊天室-访问量:-发表时间:2014/8/21

  如果说大一上学期是我俩的蜜月期,那么,大一下学期就是我俩的磨合期、矛盾期。这也正常,相处久了,光环褪尽,毛病毕现,故矛盾凸显。现在想想,矛盾的主要方面是我——幼稚懵懂的我太爱小面包儿了,我很怕失去这个朋友,为此,我变得太敏感、太难缠了。因为我想考验考验我的小面包儿,我想弄明白我心里的几个问题。但是,长期的胡搅蛮缠终于让小面包儿不满意起来,他先是表现出不耐烦,接着正告我不准牵他的手。

  正是此时,我第一次在学校下发的一本大学生修养之类的书中碰到了可怕的三个字——“同性恋”。书中说这是一种病态心理,需要矫治。我不禁想到我和小面包儿之间的感情是不是同性恋呢?小面包儿知不知道这个词呢?若知道的话,他会怎样想,又会怎样做?我不敢往下想,走一步算一步吧!

  对于恋爱中的人来说,比吵架、斗气还可怕的杀伤性武器是彼此的隔膜、疏离和冷战。而我和小面包儿,也遭遇了这些可怕的杀伤性武器。这发生在大二上学期。此时,我俩分在不同的寝室(从此之后的三年我俩再也没有被分在同一个寝室)。本山大叔说得好:距离是有了,但是美没了。刚开始时,我没事就往他的寝室跑;但是,跑勤了,不仅他的室友有些烦我了,他也有些烦我了!——哎!那时的我真是幼稚啊!让我最感醋意的不是他的女朋友,也不是他当时的“合伙人”,而是他的另一位室友D。D是我班男生中年龄最小的但却是个头最高、知识面最广的一位。本来,我和D的关系也算不错,刚刚认识时,我主动与他交往。但是后来,他变得越来越不尊重我了——现在想来,他很可能因为我是Gay而厌烦我罢。我很不喜欢小面包儿和D交往,而他俩似乎越走越近。这让我很不高兴,但我始终未对他说出这一点。这年深秋的一天,我们班男生约好一起看电影,我想和小面包儿一起走,但他却想和D一起走。我一气之下连电影也没去看,并在心里发誓,再也不搭理小面包儿了——除非他先主动搭理我。随着秋去冬来,我俩的感情也跌入了冰点。因为他从没有主动地搭理我,所以,倔强的我也没有搭理他,我俩进入了约两个月的冷战期。这段日子是大学四年我最痛苦的一个时期,内心很苦闷。这种苦闷无法找人述说,也难以通过其他途径派遣。我曾想另觅新欢以派遣苦闷——既然我是你的爱情替代品,为什么我不寻找自己的爱情替代品呢?——我曾追过班里的女班长,但我很快就罢手了,因为我发现女生们不是我的菜;我也曾想同大二大三两年的“合伙人”M发展关系,但是经过试探,我清楚我和他只能是兄弟,不能成为恋人。我更想用拼命的学习挤占自己全部的时间、全部的精力以便把小面包儿从我的脑子里挤出去,但是我发现,这种努力纯属徒劳。每当我看到小面包儿和D一起出入教室时,我的心里总是酸酸的。当时我的心情十分糟糕,连班里的合唱训练都不参加,文艺委员找我我不理她,气得她去找辅导员,辅导员问我原因,我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几个字来,辅导员进一步问我是不是与包括小面包儿在内的几个好友闹矛盾了,我仍然支支吾吾说不出几个字来。最后没办法,屈从于压力,我还是不得不参加了班级的合唱训练和比赛。真掉链子啊!现在想想当时的自己真是太幼稚了!

  两个月的冷战让我心力交瘁,使我无力再战。新年快到了,我决定借班级联欢之机,向小面包儿缴械投降。于是在班级联欢会上以我妈想他了为由邀请他元旦假期到我家来玩,他欣然接受了邀请。第二天,他如约而至。恰好当天我父母和哥哥都有事外出,我和小面包儿高兴地逛了半天街,中午在我家一起吃了一顿饭。我俩似乎心照不宣,都没有提刚刚过去的两个月的冷战,但是,我感受到了他愿意和我和好。哎!这个外冷内热的家伙啊!元旦小假后返校的当天晚上,正好下了场雪,我俩和同学们到室外打雪仗,这个坏小子专门欺负我,拼命地往我身上砸雪球,打得我花容失色、抱头鼠窜,不过我心里暖暖的,因为我知道冷战结束了。

  接下来的大二下学期和整个大三,我和小面包儿的日子过得平平淡淡、懵懵懂懂,我俩的关系在摩擦中前进,在前进中摩擦。其间印象深刻的事只有两件,一件事是这一时期,我俩喜欢一同到学校新建的浴池中去洗澡。每一次洗澡时,我俩总是先边洗边疯,他用冰凉的冷水往我身上猛泼,泼得我大喊大叫,而他却哈哈大笑;然后,互相搓后背,通常是他先给我搓。这哪是搓澡啊?他先用大手猛拍我的后背,然后大喊一身“哈腰”,接着便在我的后背上使劲地猛搓一通,最后一把抓住我的小DD。这可把我气得牙根痒痒的,好在接下来该我报复他了!当时学校浴池按点开放,每一次我俩差不多都是最后离开的。现在,每当洗澡时,我总会不由自主地想起当年我俩在大学浴池中的这一幕。

  第二件事是大三时他曾来到我们寝室与我同床共枕过一次。我俩已经近两年没有在一张床、一个枕头中一起度过一个美好的良宵了。当晚,我俩都很兴奋,边说着绵绵的情话和自编的荤话,边互相抚摸搂抱。我觉得幸福再次敲开了我的大门,却未想到这是我俩最后一次同床共枕了——以后,虽有三次同床,却始终没能共枕而眠。更没想到,第二天同寝的几个室友对于我的态度发生了明显的变化,特别是老五,本来挺尊重、喜爱我的,事后却明显表现出了对我的反感。现在想想,当时他们一定觉得我俩很变态,行为很令人作呕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只限100字)

本站声明:所有连接和内容均来自网上,其相关内容一概与本站无关,本站不对相关网站内容负责!如您发现本站有任何不良网站连接,请立即告之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

贵州同志

版权所有:贵州同志